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小心藝術天才的神話

時間:2011-8-14 16:15:28文章作者:楊小彥
廣東美術館破天荒為一個只有兩歲半的女孩做畫展。主辦者大概想證明,又一個藝術天才誕生了。我輩無知,半個世紀以來,已經目睹了不少藝術天才的誕生,同時又目睹了同樣多的藝術天才短命夭折,以至于不知對“藝術天才”究竟應該崇拜還是恐慌。綜觀20世紀的藝術史,其中最大的神話就是關于“兒童畫”。自從現代主義藝術成功占據了主流地位以后,關于兒童的天真就成為一種“政治正確”,誰也不能、更不敢懷疑兒童的創造性,這一創造性,據說是天生的、純潔無瑕的,因而也是完全審美的。事實上,兒童作畫也的確是天生的、純潔的,兒童心理學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至于他們的涂抹是否完全屬于審美,那還得看大人們,也就是成人社會的規矩了。要知道,自有人類以來,就一直存在著兒童畫,涂抹一直是兒童喜愛的游戲。只是,幾千年來,從來沒有誰會把兒童的涂抹看成是“藝術”,直到20世紀初現代主義藝術運動興起,原始主義盛行一時,那些真正具有獨特眼光的藝術家,比如法國的畢加索和德國的克利,才真心認為兒童畫是天才的創造,兒童畫本身就具有價值。也就是說,很不幸,直到20世紀初,成人社會才制定了一條規矩,認為兒童畫是一種天才的創造,于是才有了“兒童畫”這一種類。細看克利眾多的存世作品,其中最為重要的一種風格追求,就是刻意模仿兒童筆法來完成創作。在克利眼中,兒童就是天才,這應該是沒有疑問的。但是,兒童究竟是否為天才,或者說,兒童的這個天才應該如何呈現,卻是心理學家所關心的話題。稍微研讀一下瑞典著名兒童心理學家皮亞杰的學術成果,就會明白,一般意義上的兒童涂抹和藝術界所認定的兒童繪畫天才,幾乎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也就是說,按照皮亞杰的認識,所謂“兒童畫”,只是藝術界所營造的一個神話。從實證科學來看,從來就沒有什么“兒童畫”的存在,而只有兒童盡性的涂抹,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肯定如此。其中對兒童藝術天才最不利的重要的結論是,三歲以前的兒童,不管在哪里出生,基本上其涂抹方式是大同小異的,差異往往出現在三歲以后。另一個結論也頗有趣,兒童發育到了十來歲的時候,會有一次思維的飛躍,這時的少年(已經不是兒童了)會對“寫實”產生莫大的興趣,對成人行為產生刻意模仿的沖動,這時,他們往往會自動摒棄小時候的兒童涂抹,而嘗試用寫實手法來描繪眼前之物。這就是為什么少年宮的藝術天才很少會出現在這個年齡段的原因,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少年,在描繪方面不上不下,既不可能像兒童那樣涂抹,又達不到成人所規范的寫實程度。這一事實恰恰是對兒童的藝術天才的莫大諷刺。更為耐人尋味的是,繪畫沒有類似音樂那樣從小成材的偉大天才,像貝多芬,甚至傅聰和郎朗之類。所有小時候表現得很天才的兒童畫家,如果不是經過一番脫胎換骨式的訓練,長大以后,基本與藝術無緣,即使有緣,大概也很難成為引人注目的藝術家,相反,小時候表現得似乎不怎么樣,但一直堅持,最后反倒有可能在藝術界混出來。很少人注意到發生在音樂與繪畫訓練當中的一個事實:音樂訓練從一開始就按成人方式來培養,所以音樂家的童年總是痛苦不堪,而繪畫根本無法從小貫徹成人寫實范式,僅僅因思維原因,兒童就無法接受這些范式,結果只能信手涂抹,一直涂抹到開始成人、厭倦自己的涂抹為止。藝術界也有天才,比如畢加索,十四五歲就能畫出讓人驚訝的油畫。不過,細心觀賞一下小畢這個年齡段所作的畫,就能明白,其天才表現恰恰在于他“過早”地掌握了成人寫實的范式,其寫實程度,如果考慮成畫年齡,的確讓人敬佩。除此之外,藝術天才最常出現的是中國,具體來說就是水墨畫。幾歲就能畫出瀟灑用筆的小天才不時出現,七八歲能把齊白石模仿得惟妙惟肖的也不少。就像這一次那樣,兩歲半就揮灑得像大師那樣,外行看了,除了驚呆還是驚呆,而少有人明白其中的名堂。這名堂說來也不深:首先,涂抹與揮灑是同義,引誘一下小孩,成人做點示范,聰明的小孩就能依樣畫葫蘆,八九不離十。其次,這樣的天才只能畫點變形的動物和花卉,不容易畫人物,更難去模仿黃賓虹的山水,原因很簡單,那整個就是成人才能干的事。第三,在紙上放大畫花卉與動物,絕對是成人教育的結果,僅靠小孩自己,無法“自發”地這樣去畫。對于小孩來說,小動物就是“小”,只占據紙張的一點。三歲以前的小孩,無法明白紙上一條橫線叫“地平線”,無法知道日出時的太陽不要畫在角落,而要畫在紙中間。所有教小孩學畫的老師都明白,“大”“多”與“滿”這三個字,是教育學前兒童繪畫的關鍵要點,因為不教小孩便不知道,教了就知道了。由此可見,水墨畫領域的兒童繪畫天才本身就是一個神話,他們涂抹可以理解,天真無邪,養人眼目,可一旦真以為是“天才”,要以推出“天才”的方式,在正式的美術館做展覽,那就只能是成人別有目的的一種策劃,要圖離開小孩興趣的另外的利益。這樣的神話,幾十年來,可以說屢見不鮮。兩歲半的天才,20年后是否還會作畫,本身是個疑問。如果不幸真的在作畫,是否還是天才,更讓人可疑。如果真的是天才,那么,其天才一定和兩歲半的表現了無關系。希望到了那個時候我們還會記得一個兩歲半的天才小孩在20年前的天才表現。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双色球第19070预测 2019年百科 安徽体彩11 九龙高手最快开奖结果 分分快三高手在线计划 31选7 北京快3前两天开奖结果 东方心经今晚一2018年 360新时时怎么赚钱360新时时 湖北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