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雕塑界該提升什么?

時間:2011-6-19文章作者:陳履生

 
陳履生




孫振華先生在上一期的《美術報》發表了反映雕塑界主流意愿的《到了全面提升的時候》一文,有許多正本清源的年度反思,文字不長,值得一讀。我與振華多年交友,當年在西子湖畔為了雕塑的會議而暢飲,至今都是笑談。可是,那次會議之后,雕塑界的會議基本上都將我排除在外,因為,我發出了針對城市雕塑泛濫而提出的“取消城市雕塑”的論調,掀翻了人家的飯碗,所以,雕塑的有關的會議也就不邀請我參加,這也就避免了很多不愉快,至少實現了一個方面的和諧。非常慶幸,我因此而少參加了許多雕塑界的會議,也少生很多氣。不過,與雕塑界的很多人仍然是朋友。


 
這年頭,談很多的學術問題都牽涉到飯碗。因為飯碗的問題,有時候必須繞開一些學術的問題。也有一些好心的人提醒我,這年頭,不可太較真——但事事不較真,要我們這些人干什么?孫振華說:“雕塑界在很長一段時間,屬于‘牢騷一族’。大家在一起,有太多可以抱怨的事情:雕塑相對不被重視、城市雕塑建設中的長官意志和老板意志、缺乏足夠的參與機會和透明公正的評審機制、雕塑市場遠遠落后于書畫市場、缺乏足夠理論陣地和藝術批評的氣氛……”可以說,雕塑界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既得利益的一族。沒有改革開放,哪有你們吃香的喝辣的。還牢騷,“長官意志和老板意志”,“缺乏足夠的參與機會和透明公正的評審機制”,在美術界,哪個行業不是不是如此。至于“雕塑市場遠遠落后于書畫市場”,這個事情需要說說,不能得了便宜賣乖。近20年來,有大大小小的屬于各級政府的雕塑項目,下到村鎮,上到省市以及中央,各地的城市雕塑花費了許多納稅人的錢,也占據了許多重要的公共空間。都是“工程”啊!!“工程”意味著什么?可是,那些書畫家,可憐兮兮的靠一平尺多少錢在賣自己的畫,能夠動用國家資源的也就是國家創作工程,受惠的就是100多位畫家而已,幾十年不遇。而能夠動用國家資源的只是那些為數不多貪官(或者有很多,沒有發現),花國家的錢受一些書畫反面的賄賂。總體來權衡,雕塑家們不應該再發什么“牢騷”。所以,孫振華說得對——“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公共雕塑的機會越來越多,在這個時候,再說雕塑不被重視,顯然已經不合適了”。



孫振華說:“中國雕塑到了一個全面提升的時候”,“雕塑界應該更加致力于每個人的提升:觀念和視野的提升、能力和水平的提升”。當然,還有許多需要提升的內容。不過,我認為雕塑界需要提升的是是孫振華所說的諸多項目的中的“能力”的提升。就“能力”二字,也有不同的見解。我認為雕塑界的“能力”問題,不是提升,而是恢復。應該恢復到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時代,這是中國雕塑近百年來最輝煌的時代。許多都是詮釋20世紀經典的個案。



實在不忍心說,當代中國雕塑界已經接近業余的的邊緣。雕塑整體水準的下降自然有國際大環境的影響,可是,自文藝復興以來到羅丹的西方雕塑的輝煌,確實是世界文明發展的高峰,而西方在當代的衰落也是不爭的事實。然而,中國雕塑百年來西方化的歷程,還沒有學到家就遇到了觀念化,論觀念又落后了許多,真正是“積重難返”。客觀來說,現在的雕塑界只能說是利用國家資源解決就業和飯碗的問題,很難說雕塑藝術的發展。應該清醒地看到,雕塑在當代社會中獨有的優勢,在如今無序發展的忽悠雕塑的時代中,確實是美術的其他方面難以攀比的,所以,雕塑家們環顧四周的書畫家,應該知足。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快乐十分中最多的组合 安徽快三加奖 快乐十分广西的 内蒙古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 星河娱乐城网络赌场 河北时时走势图结果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灬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看号 pk10直播现场 福彩快三群主怎么赚钱 -藝術研究-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