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首頁 > 藝術新聞 >藝術傳真> 正文

陳逸飛的代筆春夢

時間:2015-12-2 20:03:55  信息來源:新民晚報 林明杰

陳逸飛作品賞析:《吹笛少女》

  “代筆”的故事,陳逸飛健在時就早已流傳了。沒想到,他去世10年間,這個故事還不時有人拿出來做文章。“爆料”人又往往是陳逸飛生前的門生故舊。或許,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懷念吧。

  陳逸飛活著的時候,“代筆”的故事都是在私下流傳。首次于大眾媒體公開說事,是在陳逸飛去世后,有海歸畫家在媒體上公開承認他是陳逸飛代筆,并指出某幅陳逸飛名畫上的皮鞋之類是他畫的。近年有畫商聲討陳逸飛雇代筆作畫,最近又有畫家在媒體報道中承認自己是陳逸飛代筆。

  我雖然過去也曾就此作過不同觀點之表達,但好像并沒有什么用,愛講這個故事的人照樣樂此不疲。我并不認為好拿這個說事的陳逸飛門生故舊有多少惡意,我與他們中有些人還都相識。我更覺得可能是在一些藝術概念的認知上的不同而造成的誤解——代筆與助手的混淆。

  我曾經撰文說過,作為陳逸飛的朋友(有點像在說是胡適之的朋友),即使在我與陳逸飛幾乎每周都要相見數次并經常看他作畫的那個階段(那時也真是閑的), 我也沒有見到過他的代筆。除了唯一一次,見到如今大家紛紛傳說的陳逸飛代筆“小啞巴”在陳逸飛半成品油畫仕女衣袖口描繪花紋。因為這圈花紋都是簡單重復 的,陳逸飛畫了第一朵作樣子后就讓小啞巴接著完成其他的。

  而小啞巴也不是陳逸飛為了保密故意雇傭不會說話的“代筆”,真實情況是,小啞巴是陳逸飛恩師孟光去世前托付陳逸飛照顧的。至于小啞巴與孟光的關系,陳逸 飛跟我說過,但我忘了。陳逸飛教他畫畫,讓他幫忙做些畫室助手工作。陳逸飛曾對我說,讓小啞巴以后有一技之長也好獨立謀生,也就對得起孟光老師囑托了。陳 逸飛非常敬重孟光,孟光去世后,他捐款設立資助青年藝術學子的基金,但不用自己的名字,而用孟光之名。如何與小啞巴溝通,對陳逸飛來說也是件新鮮事,他們 經常在本子上用筆交談。不知現在這些筆談記錄是否還在。

  至于另外幾位傳說中的陳逸飛代筆,如今有些是我熟識的畫家朋友。當年我出于新聞職業習慣,曾就此向陳逸飛核實,他答道,他們想跟我學畫,我就帶過他們一 個階段,包括帶他們出去寫生。在那個階段,他們有人也做過我畫室助手,主要做繃畫布和打底的工作。這在國外并不稀奇,和國內畫家不同,很多著名畫家都是讓 助手做這些事的。

  陳逸飛又反問我,畫家都是有自己筆性的,這你懂,你看看這幾位的筆性和我有什么區別?能代我畫嗎?

  至于學生在外宣稱自己是其代筆,陳逸飛并沒有表示任何責備,只是說:“我也理解他們,但愿對他們有用。”

  曹可凡兄近日在其微信公號“可凡傾聽”上對陳逸飛代筆之說進行了澄清。可凡兄是陳逸飛的生前好友,也是一個非常愛追根究底的媒體人。他所說的,與我所見所聞的可以相互映證。

  在此轉引曹可凡所述如下:

  “陳逸飛早年在美國畫音樂題材及之后一些老上海題材工筆畫時,的確像倫勃朗畫室那樣,有助手為其做輔助工作。或許也聽到些許風言風語,千禧年前后,陳逸 飛開始舍棄過往風格,轉向相對粗獷一路,以大筆觸描摹人物和風景,繪畫周期大為縮短,而且更顯大氣,買家反而愈加追捧,這更讓逸飛信心大增。那段時間,畫 家常常7,8幅畫同時開工,因油畫需層層描繪,但油彩未干又不能繼續,故幾幅畫一起畫可節省時間,畫家基本功又扎實,作品照樣大氣厚實。那時,確有一聾人 助手協助工作,常在畫室見他,他僅做些最基礎工作。工作之余,他也畫些小畫送到畫廊去賣,水平相當一般,根本無法承擔“代筆”重任。所謂代筆,就是完全假 他人之手完成作品。早期陳逸飛畫音樂題材和老上海由助手為其做輔助工作,但也絕非代筆……”

  后面可凡兄指名道姓部分我就不引述了。陳逸飛生前在背后說到同行,大多是說對方長處,縱偶有不以為然處,所言也是極留情面。

  可凡兄對藝術是內行,他指出了此事的關鍵點——助手與代筆的區別。

  清代劉墉晚年無力應付求墨寶者,由姬妾代筆,據說幾可亂真(其實功力相距天壤)。據傳,落款“石庵”二字及用長腳“石庵”印者皆代筆。這是代筆。

  而助手則是幫助畫家做一些輔助性的、非創造性的、技術簡單重復的工作,這樣可以讓藝術家從耗時費力的簡單重復瑣碎操作中解放出來,更多進行創造性的構想 和技術含量更高的操作。這完全符合藝術重在創造的原則。就像雕塑家的作品放樣翻制也是靠助手和工人,但從來沒有人會質疑不是原作。

  另外所謂代筆能以假亂真的說法,也是只能讓外行信以為真尋尋開心的。縱然像張大千這樣的“作偽”高手,也做不到。傳說最盛的張大千仿石濤畫作,騙過了吳 湖帆等鑒定大家法眼,即使傳說是真的,那也只可能:一、吳湖帆所長乃宋元和四王,石濤之流“野狐禪”非其所長;二、當時資料檢索不易。如今資料查詢便捷, 對照石濤真跡與大千所仿,性格迥異,不難鑒別。

  那幾位目前大家所知的陳逸飛“代筆”,且不說當時藝術造詣與陳逸飛是否尚有差距,他們的筆性也都與陳逸飛有相當差別。陳逸飛的畫皆由國際著名畫廊經紀, 如果這些代筆之作能夠在他們眼皮底下瞞天過海,哈默畫廊、瑪爾勃洛畫廊以及拍賣陳逸飛作品的蘇富比、佳士得都是瞎子了。瞎子能在國際藝術市場混這么久還混 成老大,編出這樣故事的編劇腦洞得多大。

  再退一步說,如果真有這樣大本事的代筆,他更應該“忘了”陳逸飛,別總顯得離開陳逸飛就沒有吸引人的話題和新聞由頭似的,而是應該好好珍惜自己的藝術才華,努力做自己,畫自己的畫,讓自己成為一個新的傳說,讓后來的年輕人靠你說話。

更多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北京时时直播网 北京pk直播网 概率公式 2019年香港同步开奖结果 波克城市斗地主 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新时时彩时时彩百位杀号技巧 湖北快三人工计划 广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意甲小旋风国语